您的位置:首页  »  【妈妈林敏贞】(03)作者:魔都黄瓜
字数:69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学校厕所的鸡奸
 
  妈妈离开之后,黄啟明对黄闯说:「怎么样儿子,爸爸已经够意思了,我让 你也把林敏贞这个骚货给操了,你可不要告诉你妈妈啊!说出去咱爷俩就没这样 听话的婊子可以操了。还有,过两天我出差了,你一定要好好调教这个骚屄,等 我回来后你要向爸爸交作业的哦!」
 
  黄闯嘿嘿一笑,说道:「爸爸,说到作业我想起来了,我就是用您床底下的 那些书跟林敏贞的儿子换作业抄的,如果我同学知道自己的妈妈正在被那些书上 的方法调教着,您说他会怎么想?」
 
  我不由得恨得牙直痒痒,黄闯这个混蛋,真的把我当透明的了,你这些话等 我走了再说也能顾及些我的颜面啊!我发誓,我一定要报复,不过,我现在不能 表露出任何不满,在我能想到完美的计划之前我必须附和着他,我明白小不忍则 乱大谋的道理。
 
  「哈哈……儿子你太坏了,比爸爸坏多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以 后的事情就让我们慢慢去见证吧,早点睡吧!」说著黄啟明向卧室走去,也许他 真的在妈妈身上发洩的太累了,需要休息了。
 
  黄闯道:「爸爸,你说林敏贞那个骚屄今天晚上会让她的儿子操吗?」 
  黄啟明道:「我觉得不会,我也不希望会,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就没有了玩 弄的乐趣,这玩意最有趣的就是其中的过程,结果只是给这个过程画上了个句号 而已。你说对吧儿子?当然,林敏贞会不会让她的儿子操她,你明天问问你的同 学不就知道了?哈哈哈……」黄启明说着走进自己的卧室。
 
  过了一会,黄闯才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见我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他走过 来小声说道:「哥们,我也没有想到可以上了你妈妈,现在你信了吧,我知道我 上了你妈妈不对,但是你妈妈淫荡的样子实在是让我把持不住。」
 
  我什麼都没有说,默默地离开了黄闯的家,我知道我现在如果跟黄闯交谈的 话肯定会压制不住我的恨意,万一我控制不住爆发了,那我的计划就落空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回家,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妈妈,我也不知道如何接受如 此的妈妈,而且我无法忘记妈妈的身体,那麼丰满的奶子和阴部,那还流淌著精 液的阴道,那被不是爸爸的男人随便进入的阴道,我如何做呢,我回家是不是可 以忍受如此的妈妈或者是忍受她的身体。
 
  我感到了耻辱,因為妈妈被我的同学操了,一点也不顾及我的面子,不光让 我的同学操阴道,还為他口交,更让他操屁眼,让他把精液射到了她的阴道了。 我开始憎恨妈妈,她让我丢脸,我要报復。
 
  我一路小跑到了家,开了门,妈妈在家的客厅坐著,还没有洗澡,看到我回 来,妈妈一下子起来,生气地骂道:「你去哪裡了?这麼晚了,你知不知道晚上 出去很危险啊!」
 
  我冷冷地走到妈妈身边,妈妈的头髮上依然有精液的痕跡,我说道:「妈妈 你……」我很想把我看到她被一对父子轮奸的过程说出来,看看这个骚货荡妇还 有没有一点羞耻心。可是,话到嘴边我又收了回来。为了报复计划,我一定不能 让妈妈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的奸情。
 
  「你真的很让我失望……」我狠狠的撂下句话便冲进卧室狠狠的把门关上。 
  估计妈妈被我的举动弄的愣住,好半天后我才听到妈妈在客厅说了句:「这 孩子今天怎么了?」然后就听见洗手间关门的声音,估计妈妈要洗澡睡觉了。 
  妈妈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今天目睹了她不为人知的一面,一个荡妇的风采,现 在的妈妈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神圣庄严的妈妈了,而是一个淫妇,一个让我同学爸 爸操过的淫妇,一个让我同学也操过的淫妇,一个让我丢尽面子的淫妇,一个人 尽可夫的淫妇。
 
  我的心里一片混乱,我不知道明天我改怎么面对黄闯,万一他把操过我妈妈 的事情说出去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见妈妈还没有起床,就悄悄的离开家门向学校而去。 因为我现在一时无法接受妈妈,甚至根本都不想看到她,我怕我忍不住把看到的 事情说出来。那样的话,也许我的家也就此散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我刚到学校就被黄闯叫了过去,他小声急切的问:「兄弟,怎么样,怎么样? 你老妈让你上了吗?哈哈,想想我都觉得兴奋!」
 
  我迟疑了一下,没说话。他又问:「是不是没搞上啊,咿……看你那点出息, 要不我给你搞点药?先上了再说,我知道你的鸡巴也受不了了,怎么样还是兄弟 总想着你吧。」
 
  如果是以前,黄闯兄弟长兄弟短的称呼我我心里会很高兴,可是现在,我觉 得非常的厌恶。不过,现在我妈妈已经变成了他的性玩具,我不能跟他翻脸摊牌, 否则受虐的只会是我妈妈。我冷静的说道:「黄闯,我们还是不是兄弟?」 
  黄闯被我问的一愣:「怎么了?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如果是兄弟,你以后就不要再碰我的妈妈了,给我留点在你面前的尊严。 如果你不再认我这个兄弟了,那么我们以后各走各的,见面不再相识!」我用非 常严肃的口吻说道,眼睛死死的盯着黄闯。
 
  黄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他似乎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无疑是把他 心爱的玩具硬生生的夺走了。不过没办法,虽然在报复计划没有实施之前不能强 行干扰他们父子对妈妈的调教,但是我也不能让妈妈任由他们摆布。
 
  黄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仍旧是难以抉择,面露难色。
 
  我见黄闯是这个态度,不由得心头火起。暗骂,好你个混蛋,你这是吃定我 妈妈了,你等着,我绝对以十倍百倍代价让你来偿还。我狠狠的哼了一声,扭头 就走。
 
  黄闯见状,慌忙一把拉住我,和颜悦色的说道:「别生气嘛!你让我在这两 者之间做出选择实在是太难为我了,总要给我时间让我下决心吧?」
 
  「现在想好了没有?」我仍旧冷冰冰的说道。
 
  「当然是要兄弟了,女人没了可以再找,但是能交心的兄弟可就不好找了!」 黄闯一把揽过我的肩头,乐呵呵的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我就能静下心来筹备我的 复仇计划了。
 
  「小峰,你这孩子怎么搞的?一大早就出门也不跟妈妈打声招呼,让妈妈担 心死了!」不知什么时候,妈妈一脸焦急的出现我身旁。
 
  今天妈妈穿的是白色齐肩冰丝短衫,由于是那种很透的材料制成,所以能隐 约看到里面的黑色文胸。短衫是比较紧身的那种,把妈妈那一对风骚的大奶子勒 的耸立老高,几乎是呼之欲出。下身穿着同样白色的齐屄小短裙,并且没有没有 穿丝袜。短裙的材质同样是很透的那种,可是并没能在妈妈的屁股上找到内裤的 痕迹。
 
  我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这个骚货,果然按照她厂长的意思没有穿内裤。你不 穿内裤也就算了,但是为什么要跑到学校里来呢。万一被我别的同学看到了,我 以后还怎么有脸来学校?
 
  就在我纠结无比的时候,妈妈的脸色突然变了。
 
  妈妈发现了我旁边的黄闯,整个身体登时僵硬当场,秀丽的小脸蛋也变得煞 白。嘴巴微张着,看着黄闯:「你……你……」
 
  妈妈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昨天她刚刚被我这位同学操的上下起伏,而且 在临走的时候还被命令回家要让自己的儿子再操一次。而现在,这位同学还有自 己的儿子就站在一起。万一他把昨天的事情告诉了儿子该怎么办?又或者他现在 就向自己提出过份要求该怎么办?关键是,还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
 
  片刻间,妈妈的小脸蛋从煞白就变成了羞红。
 
  我暗骂,这个骚货还知道尴尬?但是嘴上却说:「早上起早了,见妈妈睡的 正香,就没敢打扰妈妈。」
 
  妈妈在二人面前,眼神一直闪烁不定,想躲开黄闯,但是又怕因此得罪黄闯, 使他当场拆穿自己淫荡的一面。故而一直扭扭捏捏说不出话来。
 
  我看着妈妈尴尬的样子,故意不多少话,想想妈妈这样一个骚货怎么儿子面 前应对自己的奸夫,不对,应该是奴隶主。
 
  「这位阿姨一定是范志峰的妈妈吧?范妈妈可真漂亮啊!」黄闯一脸邪笑的 打破僵局,同时在说话间一直对妈妈挤眉弄眼的使眼色。甚至伸出两只弯曲的手 指做出扣弄的动作。这分明是昨天让妈妈潮吹的手法。
 
  妈妈一见之下,一张小脸顿时羞红无比,慌忙低下头不敢再向黄闯那边看去, 更不敢去应答黄闯的问话。
 
  我故意装作没发现他们之间的异常,对妈妈说道:「妈妈,今天年级里要召 开班干部会议,我要去准备一下了,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此时妈妈正巴不得我赶快离开呢,这句话正中她的下怀,慌忙答道:「好, 好,你快去忙吧,妈妈也要去上班了!」
 
  我应了一声,又对黄闯说:「黄闯,你也赶紧回班级里吧,等会班主任会去 点名的。」说完我便转身离去。
 
  我之所以要先离开其实是有目的的,我想看看黄闯会不会履行对我许下的承 诺,虽然就算他不信守承诺我也拿他没办法,但是我不试探一下,心里的这块石 头始终无法落定。
 
  我走到教学楼的拐角处慌忙隐藏起来,偷眼向刚才的地方看去。
 
  只见黄闯和妈妈面对面说了几句什么,之后便一前一后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难道妈妈想去洗手间而让黄闯引路?那她刚才怎么不问我呢?下一秒我就发 现我太天真了。只见妈妈竟然走进了男厕!怎么回事?妈妈怎么会分不清楚男女 厕所呢?就连不识字的老奶奶都知道男左女右的道理妈妈怎么会不知道?还有黄 闯,妈妈走错了地方你怎么不喊住妈妈呢?
 
  下一刻,我终于知道事情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了。因为,我眼睁睁的看着黄 闯紧跟着妈妈也走进了男厕。
 
  怎么回事?他们想干什么?难道黄闯想在厕所里操我的妈妈?一种不详的预 感登时冒出。我顾不上追究黄闯不信守承诺的问题,慌忙跟随上去。
 
  我跑厕所门口,不敢冒然进去,害怕被他们撞到,只是附耳在墙角处,偷听 里面的动静。
 
  「小闯,求求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搞,这里毕竟是我儿子的学校,万一被别 人发现了,以后我儿子还怎么见人啊?」是妈妈哀求的声音。
 
  算这个骚货还有些良心,还知道顾虑我的感受。可是这并不能消退我心中的 恨意。
 
  「啪……」听声音应该是黄闯打了妈妈一个耳光,因为我听到妈妈惨叫了一 声。
 
  「林敏贞阿姨,别以为我叫你一声阿姨你就可以以长辈自居了。我告诉你, 你在我眼里连个母狗都不如,就是一个烂屄,一个可以人人玩弄的性工具。」里 面传出黄闯恶狠狠的声音。
 
  「可是小闯……」妈妈的话还没说完,里面又传出一声脆响。
 
  「骚屄!你叫我什么?」黄闯怒骂的声音。
 
  接着是妈妈的哽咽声。
 
  我不由得觉得奇怪,妈妈昨天在黄闯家里的表现并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天突 然抗拒了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我不知道事情?
 
  「臭婊子,哭什么哭?被操的舒服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哭?再哭我就让我爸爸 去法院起诉你,让你偿还你弄错的那笔账。到时候恐怕你就算去做妓女也偿还不 清!」
 
  什么?我不禁惊讶了!难道妈妈弄错了财物账目,让公司亏损了钱?然后被 要挟才做出这么淫荡的事情?这么可能?妈妈一直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怎么会 犯下这种低级错误。
 
  我隐隐觉得,这里面应该有阴谋!
 
  「小闯,我求求你,不要那样做了,那样的话我的家就散了……」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还敢叫我的名字!」
 
  「是的主人,狗奴知道错了,狗奴这就满足主人的需求……」看来妈妈再次 妥协了。
 
  我不由得恨得牙痒,黄闯这个混蛋,刚刚还人模狗样的跟我说不再碰我妈了, 这只不过转眼之间就已经忘记了一干二净,还是你根本就是在敷衍我?
 
  虽然我狠不得把黄闯和他老爸一起阉了,但是,这样做未免太便宜了他们, 我一定要让他们比我现在更痛苦。在这之前,我只能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 甚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妈被被别人操。
 
  「早这么听话不就不用挨打了吗?起来,到隔间里去。」紧接着就听见厕所 里传出马桶隔间关门的声音。估计黄闯要开始操我的妈妈了。
 
  虽然我知道我跟进去只会让自己心里更不是滋味,但是我还是悄悄跟了进去。 我要知道我的妈妈是怎么被人操的,我一定会加倍奉还。
 
  虽然黄闯和妈妈已经把自己的动静控制的很小了,但我还是很容易找到了他 们藏身的隔间。
 
  妈妈和黄闯藏在最里面靠墙的一个隔间里,我便悄悄推开隔壁的小门,潜入 进去。
 
  学校里的厕所所用的马桶不是我们自己家里用的那种坐便器,而是蹲便器。 正因为是这样才会方便我偷看,因为每个隔间之间的隔板离地面的高度只有不到 十公分的距离,如果是坐便器的话,估计我所能偷看到的范围就被整个马桶挡住 了。
 
  「把腿分开,对就这样……」黄闯在隔板那边命令道。
 
  我赶紧趴下,把脸贴在地上往隔板那边观看。
 
  我的天啊,妈妈此时已经把小短裙拉到了腰间,双腿成M形背靠着墙坐在地 上。这种淫荡的姿势估计只有日本电影里才会有吧?虽然我只能看到腰部以下的 部位,但是我很确信那就是我的妈妈,因为这里是男厕所,而在我眼前的是一个 长着浓密阴毛的骚逼。不是妈妈还会是谁?
 
  妈妈的骚屄真的很嫩,两片小阴唇还是粉红色,像少女一样的粉嫩。不知道 是爸爸很少操还是妈妈保养的好,如果我不知道那是妈妈的话,肯定会认为那是 学校的某位女同学。
 
  「骚屄,你今天有福了,刚好今天有美术课,我带了水粉画笔,一会儿让你 见识一下我的笔法,嘿嘿嘿……」隔壁传来黄闯淫虐的笑声,虽然很小声,但是 我听的清清楚楚。
 
  什么意思?黄闯把妈妈扒光了只是为了画画给妈妈看?这是什么套路? 
  下一秒我便发现我错了。黄闯不是个仁慈的家伙。
 
  只见一手伸到妈妈的阴部,像昨天一样扯开阴蒂上的包皮,露出粉嫩可爱的 小疙瘩。
 
  「啊……」隔壁传来一声轻轻的呻吟声,应该是妈妈的敏感部位被人突然触 碰而带来了一丝快感。
 
  妈的,黄闯这小子在搞什么?难道是想临摹着画妈妈的骚屄,这小子怎么这 么变态?
 
  「嘿嘿嘿……骚屄,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突然,一直水粉画笔出 现在我的眼前。
 
  「呜呜……」妈妈的哽咽声,估计是妈妈想反抗但是又不敢反坑而发出的无 言的抗议。
 
  我心里怒骂,要画就赶快画,哪来这么多的废话。
 
  突然,我震惊了,黄闯的确是在画屄,只不过不是在纸上画,而在妈妈的骚 屄上画。
 
  当那支画笔柔软的细毛触碰到妈妈娇嫩的阴核时,妈妈肥美的大屁股猛地一 阵巨颤,同时口中发出一声低呼。呼声很沉闷,估计是妈妈担心有人听到,强制 把声音压制了下来。
 
  「怎么样?骚逼,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吧?」黄闯说着,手中画笔更加快速 的在妈妈阴核上摩擦。折磨的妈妈娇喘声越来越粗重,淫荡的大屁股、包括两条 白嫩的大腿都在不停的颤抖,肥嫩的小骚逼像小嘴一样有节奏的一张一合的,像 是在说,快操我,快操我!
 
  「骚逼,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不然的话我就把画笔收起来了!」黄闯故意 用话语挑逗妈妈。
 
  「不,啊……不要停,母狗……啊,母狗的骚逼……骚逼痒……」妈妈狂烈 的娇喘着,口中的话已经淫荡的让人发指。
 
  「那你求我啊!」在黄闯快速的摩擦下,妈妈的阴核已经从刚刚的黄豆般大 小的粉色变成花生般大小的暗红色。并且妈妈的骚逼如同泉眼一般不断涌出淫水, 时时还流出白色的黏液。我知道,妈妈快要高潮了。
 
  「骚逼,小骚逼求主人,啊,啊,求主人,狠狠的,啊,玩弄,玩弄母狗的 骚逼,啊,啊。」妈妈已经被淫欲冲昏了头脑,淫贱的祈求黄闯玩弄她。 
  「那骚逼想让我怎么玩啊?」黄闯不依不饶,继续挑逗妈妈。
 
  「用鸡巴,用,用画笔,用,用什么都,都行,只要主人高兴,用,野狗的 鸡巴都行……」
 
  天啊!妈妈,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是天生就不要脸的吗?你怎么能说 让野狗操你呢?
 
  「哈哈……主人这就送你飞!」说着,黄闯手上画笔的速度更快,几乎每秒 钟能摩擦五六下。妈妈屄里流出的已经没有清水了,全是白色的粘浆,我知道妈 妈高潮在即了。
 
  「啊……啊……啊……」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淫叫回荡在整个男厕。还好 现在是早自习时间,厕所没人,不然的话,我妈妈就彻底红遍全校了。
 
  只见妈妈的屁股猛地抬起,整个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淫水像喷壶一样狂喷 飞溅,打在隔板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
 
  天啊,妈妈又潮吹了,妈妈竟然被一支画笔玩弄的潮吹了,而且是在学校的 厕所里被一支画笔玩弄的潮吹了。并且这支画笔的主人是我的同桌同学。 
  「骚逼,今天表现不错,我已经录下来了,一会儿我让你儿子也见识一下你 淫荡的样子。」
 
  由于我在隔壁只能看到妈妈的下半身,所以并知道妈妈听到这句话后是什么 表情,只是看到妈妈挣扎想要站起来,口中哀求道:「不要,求求你了,不要那 样做,那样……」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又重重的坐在了地上,同时发出一声闷哼。我想,应该 是黄闯又把妈妈按坐在了地上。
 
  「想让我保守秘密也可以,就看你表现了。骚屄,把嘴张开!」
 
  紧接着就听见哗哗的水声,声音很沉闷,就是像是往夜壶里撒尿时发出的声 音一样。那个声音持续了大概两分钟才结束。
 
  就在我纳闷那到底是什么声音的时候,就听黄闯开口说道:「骚逼真懂事, 一滴都没浪费,全吞下去了。怎么样,老子的尿好喝吗?」
 
  什么?刚才黄闯在往我妈嘴里尿尿?妈妈还把他的尿都吞了下去?天哪,妈 妈你还有点点的自尊吗?
 
  「嗯,嗯,好喝……」妈妈还恬不知耻的说好喝,这可让我怎么活啊? 
  「啊!」突然「啪」的一声脆响,引得妈妈一声惨叫。应该是黄闯那个混蛋 又在打妈妈了。
 
  「什么好喝?怎么个好喝法?说清楚!」黄闯骂道。
 
  「主人鸡巴里流出来的圣水真好喝,小骚逼想天天都喝主人的圣水,主人的 尿,小骚逼要喝一辈子!」妈妈说道。
 
  「好吧,今天林敏贞阿姨很听话,我就先放过你,但是你把地上你的骚水清 理干净才能走,记住,要一点一点的舔干净。一会儿我过来检查,如果没舔干净, 后果你会知道的。」说完,黄闯摔门走出洗手间,留下妈妈一个人在隔间里。 
  黄闯的脚步声渐远,而妈妈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当我正在纳闷的时候,却见妈妈突然翻身趴在地上,伸出舌头开始舔舐地上 的淫水。那动作简直跟一只母狗无异。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